孩子们眼里可爱的小老头——记司铺中学教师张剑

  “可爱的小老头”,一听就知道是个老顽童,但这是司铺中学九年级三班孩子们对班主任张剑老师最喜爱的称呼。张剑老师其实年纪不大,75年出生,2000年从教,个不高、圆脸、短发,一副敦厚老实的模样。在司铺中学从教10余年,待的年岁长了,张剑早就忘了最初的“进城梦”,和司铺中学一起成为了这里来来往往学生的“营盘”。

  “年龄比我爸都还大,还能“降伏”我们这群“神兽”,所以就觉得他是可爱的小老头啊”。这群05后的孩子们率性而真诚。张剑老师也随性的答道:“得嘞,谢谢你们没有欺负我”。听到这话,孩子们笑着一哄而散的跑了。

  倘若不出意外,张剑老师将在今年7月中旬将班里的大部分孩子顺利送进高中继续就学,但在2020年春节前后的一场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却让他忧心忡忡。学校不能正常开学,又不能集中给孩子辅导,对于原本基础并不好的初中毕业班的学生来讲很是要命。张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幸,从2月10日起,全省统一安排中小学线上教育教学,家长和老师们再也不会为孩子上课发愁了,但张剑知道隔着那道屏幕想要学习效果跟课堂一样是很难保证的,这个学习阶段是很容易拉开差距的,但是也是实现“弯道超车”的绝佳机会。

  为了保证孩子们功课不落下,甚至能够进位赶超,张剑针对网课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从教二十年,他深谙督学的重要性。“xxx,还没起床吗”“xxx家长,请关注一下孩子的作息”;每节课前张剑都要亲自负责学生们的点名接龙,课上还有通过视频抽查学生是否在线,空闲时要听远程课,做备课笔记;上直播课也操心不断,担心学生们听不听得清、听不听得懂;课后还要检查学生笔记、催收作业、认真批改作业,有些时候作业要修改到凌晨。“作业有哪不懂的吗?网课上的还习惯不?”这是张剑在班级群里说的最多的话。作为班主任的他还有项工作就是经常从其他任教老师了解孩子们的作业质量,了解孩子们的学习成果,而最让他感到幸福的就是学生的打卡全部完成,作业中有很多得到优秀,改作业时看到好多句“辛苦了!可爱的小老头”。

  时间也算过的快,4月7日,初三学生迎来了复课复学,孩子们又回到了熟悉的教室,就在复课复学起始阶段,司铺中学对初三学生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总体来说成绩还是算平稳,但还是有部分学生成绩出现下滑,有些孩子就在升学线边缘,就那么几分就决定是否能上”张剑老师无不担心的说道。眼瞅着中考时间越来越近,他甚至有些焦虑,在摸底考试成绩出来的第二天,为了更全面了解孩子们的情况,他开始了对成绩下滑学生的逐一家访。“孩子在家学习状态怎么样,课后作业是否认真完成,家里是否有什么特殊情况?”在张剑老师的家访记录本里,他把每个孩子的情况都详细记录,“劳您一同关注下孩子的学习,这个孩子很不错,只要再抓下成绩一定上的来,念高中肯定没问题”每到一个学生家里,张剑都不忘叮嘱家长一同关心孩子学习成绩。家访走过的这些路对张剑来说并不陌生,穿梭在熟悉的乡村里,戴着口罩,时间久了,额头上便有一层雾气,显得这个“小老头”更加油腻,他不时的拿衣袖擦拭擦拭,可脚下家访的步子一步没耽误。白天家访,晚上回家后对照家访记录本张剑把每个学生的情况都列出清单,做到心中有数,一干就到凌晨。家访只是一个环节,找出问题同孩子们谈心才是关键,很多孩子都迷茫于自身成绩的下滑,心里也没有信心,张剑老师的谈心直指问题根源,让学生们知道自身的问题出在哪里,找到了调整的方向,学习也更投入了。

  家访,是张剑老师常用的法宝;家访记录本就是孩子们的成长轨迹图。在他眼里,孩子们都很乖,如果不乖,就是班主任了解和陪伴的少。担任班主任以来,他每个学期都会对每位学生至少家访两次,几年来家访记录本在他的抽屉里被叠成了厚厚一沓,孩子们的事他都门儿清。5年前,在开学的一次家访中,张剑通过走访了解到班里的付华林、付华英兄妹,他们都是单亲,父亲靠着捡拾垃圾供孩子读书,家里甚至连张像样点的床都没有,张剑看到后心里难受了半天。从那天起,他每个星期都给兄妹俩人每人50元钱作为餐费,从初一直至他们毕业。几年过去了,付华林、付华英兄妹也离开了学校远赴浙江打工,但是付华林说,非常感恩老师当年的帮助,如果没有老师的帮助,挨饿肯定是经常的事,虽然我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念书,但是我现在过的也还不错,是老师教会他做人做事的道理,他一直心怀感恩。像帮扶付华林、付华英兄妹这样特别困难的孩子,5年来张剑共帮扶了7名学生。除了帮助特困的孩子,每个学期,张剑都会给家庭困难的学生送书包、冬天手套、本子、牛奶等,这些都是他习以为常的事。其实,张剑老师家里并不宽裕,上有年迈的父母要赡养,下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需要培养,爱人也没有工作,家里完全靠他一个人撑着。“能帮尽力帮,能做的也很少”,张剑说,其实物质上并给不孩子们太多,就想让孩子们心里温暖些。

  “没有什么诀窍,作为班主任给予孩子们陪伴才是最温暖”。在张剑老师所带的班级里始终洋溢着一股爱的暖流,似和风细雨感染着整个班级。在初到司铺中学,张剑老师就了解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的孩子父母都远在外地打工,他们都是留守儿童。为人父母的他知道,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对陪伴更为渴望,从那时起,这个大男人变得更为细心了,把点点滴滴关心都送进学生心里。一次体育课上,一个学生不慎摔跤,把膝盖擦伤流血,放学回家后因为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孩子自己也未在意到后来都发炎了,张剑知道后赶紧把孩子送去诊所处理。从这以后,在张剑的办公室里就多了个医药箱,他自掏腰包给孩子们准备了止血用的云南白药、红花油、风油精、创可贴、藿香正气水以及一些感冒冲剂等,甚至连健胃消食片这类助消化的药都有。学生们总爱跑去买饮料喝,他见一次就“啰嗦”一次,饮料少喝点,去我办公室喝水。孩子们穿的少了他也念叨,多穿点不要感冒了,别耽误上课啊……

  复课复学以来,为了确保孩子们的安全,清晨的校园里,张剑早早就站在校门口迎接学生进校,量体温、喷洒杀毒水、询问孩子“两点一线”的活动轨迹,他样样都不敢马虎。在傍晚下课前,他就提前背着消毒喷雾器挨个为孩子的宿舍做好消杀。夜晚,在孩子们入睡前的这一大段时间里,他自觉的担任起了学校的巡防员,穿梭在宿舍的各个楼层里,叮嘱孩子们不要相互串门,利用这段时间为学生解答学习中遇到的问题,同孩子们谈心。这群留守的孩子们一点都不觉得生分,家庭、生活、学习都是他们的话题,谈论最多的是如何有效的提高中考的分数,到后来孩子们都期待着有这样一次交谈。待孩子们都入睡后,他的身影才消失在安静的校园里,夜幕下,这个“可爱的小老头”又提起衣袖擦拭把前额擦的发亮。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张剑很喜欢中学古文《触龙说赵太后》里的这句话,对待这群孩子张剑视如己出,时而“糟糕透了”,时而“棒极了”,这群05后孩子的成长轨迹中深深浅浅的留下了这个“可爱的小老头”的印记!(记者 郑行祥)